kittyT

当你老了

嗜糖者:

听说今天你们考四六级,好多人说可能会抽到再来一瓶(心疼),明天的文今晚更,糖大今天挨个摸摸头(啵唧)

ins上老夏和脆鹅这CP我狗粮吃得一本满足,我想,当Root 和Shaw老了,是怎么样成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正文分割线-----------


“AI大战已经过去很久了,你的烂机器不是个要哄要抱的小女孩了,别成天抱着你的电脑行不行。”

Shaw站在Root 椅子的背后,用手轻轻捂住了她的眼睛。Shaw特地是把手搓热了才捂住的,尽管这样,她还是小心翼翼地不碰到她的脸,而Root 长长的睫毛不由自主地扑闪着,挠着自己的手心直犯痒。

“Sweetie ,你知道的,我听觉已经没那么好了,尤其那只右耳,连摩斯密码都听不到了呢,我只能用我的眼睛去看。”Root 慢慢抬起头来,拉下了Shaw的手,后脑勺轻轻蹭着Shaw的胸口。

Shaw低着头往下啄了啄她的唇,不甘心地努了努嘴。良久过后,她才小小声地,像是不情不愿而且下了很大决心地说:

“你……你陪陪我。”

“嗯?”Root 确定她这个听力不太好的小皱老太婆听得到头顶上那个固执的小暴脾气老太婆清楚地说出那句话,然后吃吃地笑了起来:

“我一直都在啊,Sweetie ,我现在不就在你身边陪你吗?”

“不够,不够。”Shaw认真地摇了摇头,揽了揽紧Root 。

“几十年太短,我还怕不够。”


-----------分割线----------


Root 很惊讶地发现她才离开半个小时,家里那个固执的小暴脾气老太婆一脸快要哭的神情,倔强的嘴巴翘得老高,头发也变得乱蓬蓬的,倚在门后努力伸手够到门把,而轮椅在旁边慢悠悠地打着圈,倒在一边。

“Sameen ,我才出去多久,两三个红绿灯的路程你都能把自己弄得那么糟糕。”Root 嘟囔着搀扶着Shaw起来,后者一脸悻悻:

“太久了太久了……下次你别去那么远。”Shaw努力撑起身子,刚刚就在她小憩时,Root 想起要去买点毛球回来织围脖,偷偷出了门去买,也不远,可是还没回来Shaw就发现了。

Shaw醒来后发现Root 不见了,叫也不应,心里直发慌,然后急急忙忙推着轮椅走到门边,该死的要看老天爷心情的风湿骨痛,她连站起来都费劲,而刚好她又笨拙地绊倒了,可她心里想着就是Root 在哪里,要去找Root 。

Root 安静地看着她那个小暴脾气老太婆胡乱指手画脚着控诉,也不说话,只是笑着,温温柔柔地笑着,直到Shaw声音放小了,话说得断断续续时才轻轻吻了吻Shaw的手背,说一句“好”。

Shaw瞪着她,不甘心地瞪着她。她觉得她还要说点什么,又觉得好像说得已经够多了。


-------------分割线----------


老了的Shaw尽管已经是个固执的小暴脾气老太婆——而Root 则成为她的小皱老太婆了,但在和Root 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之后,久到连生日蜡烛要插多少根都忘了,她们活得越来越像对方了。

比如,以前Shaw不喜欢多说话,除了必要的打嘴炮呛呛人之外,但是越老她越喜欢说话了,通常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能说,而Root 则心甘情愿地听她唠叨或者发脾气很久很久,且Root 更多时候是温柔地看着自己,那柔情似水的眸子好像会说话,Shaw说着说着看到那眼神就怂了。

而Root 偶尔不在家时,她无聊起来就会和Bear 说话——那只和小分队同甘共苦了数年的第一只Bear 早就长眠于地下,她和Root 重新养了一只又一只马里努阿犬,都叫Bear 。

“哎,我还没说完呢,Bear ,回来!”Shaw急急地拍打着沙发,而那只身材健硕的不知第几代的Bear已经兴致缺缺地离开她,蹿下沙发跑出去玩了——难道我真的说得太多连狗都嫌我烦吗?


------------分割线------------


“Sweetie ,听话。”Root 搓着Shaw气鼓鼓的脸,而后者则一脸苦大仇深地瞪着她,眼眶甚至有点湿润。

Shaw双手紧紧捂住口袋里一个鼓鼓囊囊的东西,而那是Reese 在几十年前和自己告别时留下的最后的信物意大利贝蕾小手枪,但自从Root 在几年前看到Shaw擦枪走火后,虽然没伤到人,只是墙壁多了几个洞,但从此Root 便没收了她所有枪支,禁止她再碰那些危险的东西。

“Reese 要是还在肯定会恨死你的,肯定会。”Shaw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眼泪会不听话地流了下来,这样子很蠢,她觉得。虽然是最后一把心爱的小手枪,她觉得她不至于会哭成这样。

“乖,等到我下去见到他了我会道歉的。”Root 无可奈何地揩掉那个小暴脾气老太婆的泪水,真是的,越老怎么越像个爱哭的小孩子。

“不要乱说话。”Shaw吸了吸鼻子,然后皱着眉头捂住了Root 的嘴巴,最后还是乖乖妥协了,像是被剜掉一块肉一样心疼着抚摸着以后只能锁在家里不知道哪个地方积灰的小手枪。

“它没有子弹的……”

“我知道,给我吧,Sameen 。”

“它不会伤到人,真的。”

“嗯,我也知道,松手。”

“你要放好不要受潮生锈,这真的是最后一把了……嘤( ・᷄ὢ・᷅ )……”


-------------分割线-----------


Root 心脏不好,不能干太累的活儿,不能受惊吓。每一天晚上她们都会窝在沙发上看电视,Shaw永远不明白电视那些弱智的角色怎么就触动人了,Root 看得很入迷,跟着笑跟着哭。

每一次Root 想看什么就一定要看什么,哪怕那些俗套的电视剧看得Shaw直犯困。她由着Root 圈住她的腰,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有时候咯咯笑的时候,都会惊醒昏昏欲睡的Shaw。

“Sweetie ,sorry ~”心情愉快的Root 还没停止大笑,眯着眼睛在Shaw的耳边用鼻头蹭了蹭。

刚醒的Shaw睁着懵松的眼睛,撇过头一脸茫然地歪了歪脑袋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Root ,突然伏下头去,耳朵紧靠着Root 的心口:

“慢点,再慢点……心脏不好别那么容易激动……”还没睡醒的Shaw醒来第一件事已经不是嘟囔着骂Root 又吵醒自己了,而是条件反射般地把耳朵贴近她的心脏感受心跳会不会太快。

Shaw喃喃地说道,困意再一次袭来,她就着那个姿势趴在Root 的大腿上,蜷缩着吸溜着口水又闭上了眼睛。Root 无可奈何地摩挲着她的脑袋,身下的人就像一只嗜睡的喵咪,呼吸轻轻打在她的手心,又潮湿又痒痒的。

Bear无奈地看着两个主人霸占了整张本身就不大的沙发,尝试去拱拱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主人却挨了一踢,然后委屈地趴在另一个主人的脚下,被穿着毛绒袜子的Root 忍住笑慢慢顺着它背上的毛开始捋起来。


-----------分割线-----------


“Sameen ,你爱不爱我。”

Root 每一天都会问Shaw这个问题,而Shaw总是翻着白眼撅着嘴表示不胜其烦。

“No,Root 。”

“……你爱不爱我?”

“不是非常的……别问我行不行。”

“……你爱不爱我?”

“就是……一点点……你真的很烦啊!”

“……你爱不爱我?”

“你不烦的时候就爱啦!”

“你不爱我。”

“你大部分时候还不是很烦的……现在也……嗯……不是很烦……”

“你爱我。”

“No!Root !”


------------分割线------------


“你在写什么?Sameen 。”Root 好奇地盯着Shaw紧紧抓住一根铅笔使劲在纸上不知道涂涂写写着什么,已经在后院那样很久了,阳光晒得她灰白的头发暖烘烘的,Root 忍不住去摸摸她的头。

“嗯……?嗯!”Shaw像是个被抓包的小孩,紧张地抱着本子,连笔都掉了,慌慌张张地捡起来,然后低着头推开了Root 。

“干什么坏事了小坏蛋。”Root 凑近她,用手指逗着缩在Root 前几天织好的围脖的Shaw的脸,后者一脸不高兴地瞪着她,把头埋得更深了。

我家Sameen 害羞起来真可爱。Root 用鼻尖亲昵地蹭蹭围脖中的Shaw,看到Shaw还是个缩头乌龟一样便不再追问,慢慢转身踱走了。

确认对方已经走得足够远的Shaw从厚厚的暖和的围脖中伸出头来,小心地把本子上揉皱的纸展平,上面歪歪扭扭地写满了字,她笨拙地用铅笔一笔一笔描着刚刚蹭掉的字母:

“R-O-O-T……”



Shaw很怕自己会得老人痴呆,怕她的记忆随着每一天醒来变得模糊,她怕有一天醒来她会对着有着阳光一样的微笑的Root 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而她的小皱老太婆肯定会哭得稀里哗啦的。然后她用了最笨的方法,就是写在纸上,每天拿出来看一看。


“10月14日 天气晴
Root 今天又对着她的宝贝电脑了,我很生气。
手要捂热才能摸她。
Root 是我爱人。
她长得很漂亮。”


“10月28日 天气阴
Root 瞒着我偷偷跑了出去。
醒来看不见她,要找Root 。
Root 去了买毛线团,颜色好丑。
Root 是我爱人,
走远了我怕。”


“11月15日 天气晴
那只狗好眼熟,
可是不听话,好蠢。
Root 去哪里了。
Root 是我爱人,
她喜欢那只狗吗?”


“11月20日 天气晴
Root 没收了我的枪。
幸好在枪管塞了小纸团,Reese 原来是我以前同事啊。
我哭了,不知道为什么。
Root 是我爱人。
好讨厌,不要喜欢她五分钟好了。”


“11月28日 天气雪
Root 在看电视。
她说我踢了Bear一脚,怎么可能。
Root 是我爱人。
心脏不要跳太快。”


“11月30日 天气晴
Root ……
Root ……
Root 是我爱人,
我很爱她。



(《当你老了》完)